孫院長蒞臨工研院電子所視察。時間應該在民國71年4月9日。

第一次見到孫運璿院長,是1982年院長蒞臨工研院E-beam(電子束微影曝光系統)啟用時,也是我第一次為孫院長拍照。

剛進工研院沒多久,對於院長和工研院的淵源並不熟悉,也不清楚院長對台灣的貢獻。當時的我只是傻傻地認為:我還真偉大!陪同的主管都站得遠遠的,我可以這麼貼近的拍最高行政單位主管,為了搶鏡頭,甚至近到幾步遠的距離,他的隨身侍從並沒有刻意攔阻我,主管當然更不會干涉,那是我最靠近院長的一次。

由於向院長報告的資料,例如遙感探測地圖,大多是掛貼在牆上,形成我大多只能拍到院長側面,為了確保品質,逮到機會我都連拍好幾張。可能我的舉動「干擾」院長聽取簡報,或是意識到我不好抓畫面與角度,為了讓我拍到好角度,有時候他會稍微往後站,或不經意地往我這邊看一看,幸好沒有辜負院長的好意。

院長轉身要離開時,我正好擋住他的去路,慌忙避開一邊,印象中政府官員應該都是一板一眼的,院長經過我旁邊時卻說了一句:「你今天拍了不少。」我在沒有預期的心理準備和受寵若驚的情況下,竟然楞在一旁,沒有答腔。

其實,這件事剛開始並沒有在我腦海裡停留太久,但是在逐漸瞭解院長和工研院的關係以及他為中國大陸與台灣這兩塊土地的付出以後,塵封的往事卻不時清晰地反覆播映。

親和力,善體人意,是孫院長當時給我的第一印象。

而當我第二次再為他拍照時,已經是1986年的事了。孫院長已經生病,不良於行而受聘為總統府資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