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網友們的互動

發表人: Mimi (2006-03-29 00:59)

To: 謝大哥
我完全不懂有關積體電路,但相當好奇,想在此提出 ( 因為這兒的留言版人才濟濟 ) ,增加自己的知識,請各位菁英教教我這個充滿好奇心的笨學生!

記得看「掌舵風雨世代」 DVD ,裡面有提到當初我們引進 CMOS 技術是壓對寶了;我不明白的是為什麼一直到近幾年才有一般消費性產品開始使用 CMOS 技術?而且是由日本及韓國為主要供應商?

謝錦銘 先生 回覆 ( 2006-03-29 17:48 ) :

CMOS 原文 Complementary Metal-Oxide-Silicon 。它是許多 IC 結構中的一種。三十幾年前,有幾種結構同時發展中。經淘汰賽後,只剩 CMOS 及 Bipolar 。

CMOS 的基本單元 ( 稱為邏輯閘, Logic Gate) 比 Bipolar 的省很多電。當年潘文淵先生心目中產品是電子表 IC 。省電是必須要的。因此選了 CMOS 。

後來電子產品追求輕、薄、短、小及隨身攜帶等方便性。於是其主要零件 IC 愈來愈複雜 ( 即單位容積包含的邏輯閘數量愈來愈大 ) ,耗電量也隨之愈來愈大。耗電的 Bipolar 使它無法生存。 CMOS 變成一支獨秀。因此說當年「押對寶」了。

至於 CMOS 與 CCD 應該是指用在數位照相機 (DSC) 上的光電轉換器 (sensor) 。照相機從鏡頭接受到的是光線。光經光電轉換器變成電的形式。才能由 IC 做後續處理。

CMOS 與 CCD 都是光電轉換器。 CCD 品質比 CMOS 好,但較貴,也較難製造。 CMOS sensor 則可用 IC 相同製程生產。因此它可以與 CMOS IC 整合。即如 Mimi 文中所提「 CMOS 應用半導體工業常用的 MOS 製程,可以一次整合全部周邊設施於單晶片中,節省加工晶片所需負擔的成本 和良率的損失」。如此自然價格較 CCD 有競爭力。


發表人: Mimi (2006-04-01 00:20)

中科院和工研院有關係嗎?是不是還有個中研院啊?

謝錦銘 先生 回覆 ( 2006-04-01 14:34 ) :

中研院全名「中央研究院」。它是我國最高學術研究單位。學術研究的意思是研究瞭解自然現象的原因與運作規律。例如牛頓的運動定律、萬有引力定律等。因為瞭解其規律,我們就可以預測日蝕等天文現象。這些人稱為科學家。通常他們把研究結果用論文方式發表出來。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有些人由瞭解自然現象的原因與運作規律中,找出應用,進一步發明事物。使人方便,增加效率。如由牛頓運動定律,推演出衝天炮。有人卻發明火箭。這些人通常稱做工程師。所做的是叫應用技術。因此我們常看到的「科技」。其實就是科學與技術的簡稱。它們有關聯,卻有所不同。工研院與中科院都是研究應用技術的單位。

中科院全名「中山科學研究院」。是政府設立,以研究武器為目的的單位。中美斷交時為恐台灣買不到戰機,行政院長孫運璿政策決定自行研發戰鬥機。這就是後來的 IDF ,也就是經國號戰機。只是後來政策改變了,政府不再大力支持繼續發展。才變成這些人跑去韓國的事情。

工研院全名「財團法人工業技術研究院」。它的任務是發展工業技術。因此才有政府支持的 IC 、電腦、自動化、材料等計畫。工研院不發展武器,但是它的成果可用在發展武器上。因此當年我買電腦來設計 IC 時,美國人要求簽保證書,不得用於發展核子武器。

 

謝錦銘 先生 回覆 ( 2006-04-01 15:10 ) :

政府不用,民間用人有其考量。中科院的待遇高,民間公司負擔不起。即使能用,人數也不多。

這類問題就如五年二班關心的自行發展 IC 設備議題一般。 Make or buy ?永遠有爭議的。

自己做可掌握技術。但若未達經濟規模,則缺競爭力。長久難以為繼。因此主管的決策才是要素。有些技術或產品是必須不計成本保留的。

發表人: Mimi (2006-04-01 15:30)

To 謝大哥:
是的,非常贊同您說『有些技術或產品是必須不計成本保留的。』

在此版面真是不想氾政治化,只是回想書裡面提到當年工業與農業爭地時,政府是如何的將農業轉型成精緻化,又如何將電玩業轉型為生產 PC 的大廠 .... 等的配套措施,無限感嘆!

我也是五年級生,回顧起來,我們這一代生長在最幸福、最富裕的台灣,反觀下一代,可悲啊!自己已經為人母,所憂心的也是下一代成長的環境,真的不知該何去何從!

謝錦銘 先生 回覆 ( 2006-04-03 22:22 ) :

To 憂心的 Mimi:

為孩子未來焦慮是今日絕大多數負責任父母的心事。因為似乎有太多不確定。我個人以為原因來自兩方面。

其一來自政局及其影響的經濟面。它讓人對未來感到窒息。總覺得前途無「亮」。

其二則來自世界變化太快了。以前的經驗失效,參考價值不多。農業時代,只要有土地,生活就無虞。四、五十年代,只要讀大學,畢業後一定有工作。後來則只要考上公務員、教師、公營事業員工就安了。如今卻一切都改變了!難怪大家焦慮。

對第一個情況,我們可能改變。大多數人可能用選票改變政局的。

對第二種情況,則改變它的機會不大。這是一種大趨勢。因此讓孩子培養應付未來各種的能力才是重點。

因為未來不確定,我們自不宜替孩子押寶。例如幫他決定未來當電子工程師或任職銀行界。我個人覺得應該讓孩子在成長中發展某些能力與特質。以這些能力與特質處理未來的生涯。

我所謂的能力與特質如,有自信心、有豐富的知識、充分使用電腦、會開車、有英語溝通能力等。在發展過程中,要讓孩子逐步摸索成長。切忌過度保護,變成所謂的「草莓族」。

我以前看到孫院長時,總覺得他充滿自信。好像天下從來就沒有困難的事。後來讀了「孫運璿傳」後,才恍然大悟。在成長過程中,他克服太多困難了。就以他把發電鍋爐運送到四川及修復台灣電力的事件。任何人都會產生極大的信心的。

孩子摸索過程中,免不了有些風險。這是父母親要面對的。就像小時候要打疫苗。為了長久之計,只好冒此相對低的風險。萬一真的碰上了,只能說運氣差。

 


發表人: Faustina (2006-04-03 23:20)

回應 Wendy 老師的話,來說一說我在台大遇到,最令我感動的一位老師的故事吧。

這位 江瑞祥 老師是剛進台大政治系公共行政組沒多久的助理教授,而我是他第一任的行政助理。想起自己與 江 老師相處的種種,讓我永遠以身為他的第一任助理為最大的感謝、光榮與驕傲,心中的感覺,毫不下於孫爺爺的老部屬為他感動得流淚的心情。

比起很多敝系的老師來, 江 老師的求學過程可說是很不順遂。從建中補校、東吳會計系,備取上成功大學運輸管理研究所,再到去美國留學兩進兩出,終於拿到 MIT 博士,他一路遇到了許多我們這種順順當當考上理想學校的同學,根本想像不到的挫折,可是這些事情反映在他的待人處事與教學上,卻帶給我們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天之驕子與天之驕女,無盡的感動與學習。

記得他剛進系上的時候,是唯一一個自己不要助理,當然更不懂怎麼使喚學生的老師,其客氣的程度,到了連我們助教都看不下去的地步,而在我真當起他的助理之後,我們助教還會主動跟我說:「喂!妳老闆又被欺負了啦!去幫他處理 .... 」

雖然後來我因為其他的因素離開了 江 老師,可是有很多事還是讓我想幫他的忙或是請教他,而舉凡系遊的籌備、課業的詢問,或是私人的相處,都在在讓我見識到 江 老師的學養與毅力,而現在的我,還真是不能及其於萬一,只能努力朝他看齊。

點點滴滴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應該是我一個系上學弟告訴我的故事: 江 老師後來開始擔任敝系公行組大學部應用統計學的 任課 教授,而期中期末考當然是一定要舉行的。由於他是用英文出題,所以考試過程中,他除了解說題目之外,也告訴同學一些公式,這時就開始有同學質疑老師:告訴大家公式,豈不是對有唸書的同學不公平?

江 老師這時說:因為這堂課的名稱叫「應用統計學」,主旨是在要讓大家會使用統計技術,不是在考會不會背公式,況且因為他剛回國任教不久,儘管自己現在習慣的學術語言是英文,可是也深能體會看不懂題目而無法發揮實力的痛苦,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也希望大家之後能更努力的學習。我學弟說,他聽完都快飆淚了 ....

如果我能超越自身感受中的痛苦,往更好的地方去,我要很 謝謝江 老師帶給我的典範,而我甚至希望所謂「名校」的師資陣容中,能多幾位這樣的老師,讓我們這些學生能更了解許多比單純的學問更重要的美德。

是為記。

謝錦銘 先生 回覆 ( 2006-04-04 21:55 ) :

To Faustina:

我試著重寫。希望有助瞭解。

妳說:「 … 可是既然現在是個資訊爆炸的時代,我們也非常可能陷於『樣樣想通,樣樣稀鬆』,亂槍打鳥卻一無所獲的困境。」我說的是「世界變化太快了。以前的經驗失效,參考價值不多。」使人對未來茫然。變化太快導致資訊爆炸,讓人慌亂,不知如何取捨。

每個人 ( 或動物 ) 開始,都以自己摸索的經驗做處理事物的直接參考。再來則自父母及長輩經驗的傳遞。接著透過教育系統得到更多資訊。有了文字後更可超越時空,閱讀古代及同時代遠方人物的經驗資訊。但是這些資訊是否都有用?答案顯然視情況而定。

在變化緩慢的時代,人們很容易預估未來可能的問題。得以事先準備。上述各種經驗或有其參考價值。但在變化莫測的時代,其參考價值降低了,或甚至無用武之地。這也是我說的「對下一代的思考方式須與上一代對我們的思考方式不一樣。」

現代人對未來發展,就像要走過變化多端的路途。無法預測前方是高山、平地或河流。不知其氣候是冷或熱。也不知會碰上什麼人或毒蛇猛獸。因此我們不能只押寶似的,只學一種本領。例如只學會游泳,則一旦碰到高山或森林,即可能手忙腳亂。

又因為時間限制,我們不可能練就所有功夫才上路。必須在有限時間內,掌握一些原則。我個人建議的原則分三面。第一建立自信心。第二培養判斷力及解決問題的能力。第三則是能善用工具。

有自信心的人遇事不慌張,容易面對問題,並解決它。自信心的建立很大部分來自成長過程及上述具備第二與第三種能力有關。第三種善用工具的能力是可以訓練的。問題較容易克服。以下我只講第二種的能力部分。這部分最重要。

判斷力及解決問題能力需要以經驗與科學知識為基礎。科學知識可讓人正確判斷問題,並提出可行方案去解決問題。也就是具有較理性克服困難的能力。不是靠猜測碰運氣。因此,適度學習科學知識是不錯的原則。至於如何算適度,則以因材施教為考量。但不必然每人都是科學家。

在此原則下,再選擇自己最強的部分發揮。則更錦上添花。

理性與感性之間的均衡點因人、因事而異。沒有標準答案。

我覺得在追求事實真相上,例如科學研究及法官審案等,應以理性為原主,盡量降低感性面。

在情緒感覺上,例如親情與愛情等,則理性不一定有用。因為這不是講道理的。不過原則上,任何做法應不以傷害自己或他人為考量。

發表人: Mimi (2006-04-05 11:04)

感謝 謝大哥:
如同您說的,我最主要的憂心是來自政局及其影響的經濟面。它讓人對未來感到窒息。總覺得前途無「亮」。

對第二種世界變化太快的情形,我倒是不耽心;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背景,生在哪個時代,就必須去學著追上那時代的巨輪,否則只有被遠遠拋在後面;就是物競天擇的原理 ( 雖然殘酷,但還是必須面對 ) 。

難過的是現在年輕的一代花費心力在追這時代的巨輪,而大環境給他們的是無止境的口水戰;小 時後 老師的惇惇教誨:做人要有誠信、要能飲水思源、忠孝、信義 .... 可現在檯面上的大人物哪個做到了?大人沒有以身作則,試問小孩會不會有樣學樣?即使家庭教育再如何嚴,因為價值觀的改變 ( 現在是笑貧不笑娼 ) ,大多數的孩子只會覺得,為什麼電視上那些常常出來吵吵鬧鬧、享有特權、講話可以不負責任、不忠不義之人可以住豪宅、開名車、錢多的幾輩子花不完 .... ,這才是我所憂心的啊!是否因為如此,才造就了許多的草莓族?

謝錦銘 先生 回覆 ( 2006-04-05 20:57 ) :

To Mimi:

妳提到「物競天擇」。後面應接「適者生存」。只有適應自然環境的生物才得以生存。生物本身是無法改變自然環境的。因此須發展出適應環境的特徵。否則就被淘汰。

妳說「 ... 而大環境給他們的是無止境的口水戰; ... 」。所以它是大環境的一部分。好在這是人造出來的政治環境。因此我才說我們可以改變它。只是需要時間。

在政治環境未改前,我們應該調整自己,以求生存。生氣或洩氣都不是好方式。否則在環境改變前,可能被被淘汰了。請記住「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材燒」。

妳對第二種環境變化的看法,我完全同意。我只是希望還是要做調整以應變。

 

 

<前一頁    <回主選單>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