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網友們的互動

發表人:陳文輝 (2006-02-27 08:34) :

錦銘兄

多年未與您們見面
在此見您出現
使我憶起當年電子中心點點滴滴
希望有機會再與您們相聚

謝錦銘 先生 回覆 ( 2006-02-27 20:26 ) :

文輝兄:

是的,工研院電子所 ( 中心 ) 的歲月令我們引以為榮。感謝孫資政的高瞻遠矚,讓我們這些參加者有故事告訴我們的小孩。讓我們為孫資政致最高敬意。我會再寫些故事。

錦銘


發表人:穆鋒寒 (2006-02-27 22:26)

好多長者前輩突然現身說法
讓我們可以更直接清楚的見識到
孫伯伯的高瞻遠囑以及遠大的目光
我們能在這裡上網跟您們交流
除了孫伯伯的勞苦以外 您們諸位先進賢達
的發展開拓 同樣功不可沒
僅在這裡向您們說聲 : 謝謝 您們都辛苦了 !

發表人:五年七班 (2006-02-27 23:35)

很羨慕謝大哥與陳大哥
你們的人生與孫院長有如此永恆的交錯
相較於我只能從書中緬懷孫院長的種種

大家加油
天佑台灣與孫院長家人

發表人:五年二班 (2006-02-28 00:14)

我在民國 81 年加入電子所,經歷次微米、深次微米等後續計畫,深深感受到孫院長一代的政務官陸續離職之後的科技政策失調。 IC 技術研發需不需要政府再大力投入,政府畏於業界壓力,不敢進行大型計畫,又怕撒手之後,產業成長趨緩,罪不敢當,於是同意一點吃不飽餓不死的經費,以拖待變。我仍然記得 曾繁城 先生在經濟部審查計畫的時候說的話,「我希望來這裡在技術方面提供建議,但是好像問題都不在技術面,是政策面,這樣的話,以後我就不來了。」果然,從那之後, 曾 先生再也不出席計畫審查會議。 曾 先生還說「我以前做 VLSI 計畫的時候,不是這樣的,如果是這樣,我就不做了!」孫院長在位的時候,是不是像顆大樹,把所有非技術問題一肩扛下,給工程人員一個發揮的空間,院長不在位了,樹倒了,事情就變了。

發表人: plane(2006-02-28 00:41)

身為一個電子工程師 , 看到這麼多學長正為國家產業付出 , 忍不住有一種獻身以報國的衝動 , 但是又知保持理性 , 發揮所長以做貢獻才是當務之急 , 所以我會隨時警惕自己 , 一定要努力 , 才能對家人 , 社會 , 以及國家有徵證的貢獻。

一位準備進入產業的學生

謝錦銘 先生 回覆 (2006-02-28 07:13)

各位年輕朋友:

我們確實幸運,能參與孫資政的事蹟。這是一種機緣。但是這個時代已經過去了。
你們有你們的機緣。我期望當你們有機會時,應效法他老人家的想法與做法。則亦可創造自己的故事。以便告訴你們的小孩及後來者。


發表人: Steve (2006-03-04 16:45) :

To: 謝錦銘先生

您客氣了。
您當時能被送往國外受訓 您的學經歷和聰明才智 我敢說現今一般教授 都無法與您比擬。

教授只是個尊稱 可能無法找出更適合的頭銜給您 您別介意。

小弟我倒是有個頭銜給您

Dr. 謝

希望您滿意

謝錦銘 先生 回覆 ( 2006-03-04 22:29 ) :

回 Steve :

當年能參與此事,應該算是一種機緣。當然每個人也必須具備一定的條件。

不可諱言的,當時我們都有使命感。總覺得不能辜負孫部長代表政府交付的任務。

當年奉派出國一年,是不得攜帶眷屬的。因此發生同仁太太在台灣生產時,夫妻只能在電話中,隔海相互哭泣的情況。回國後必須服務滿六年。中途離職,則要賠償。

所幸從結果看,我們不負孫資政期望,完成使命。

錦銘


發表人: Jason (2006-03-05 20:36) :

Dear 謝先生 . 在相關報導記億中您當初赴美受訓是分至 IC 測試組 . 如今台灣 IC 測試乃世界第一 , 自然少不了您的貢獻 . 院長當初對你們說過 : 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 是榮譽是鼓舞 , 但背負台灣 IC 發展之成敗亦是莫大壓力 , 個人很好奇
您如何化壓力為具體行動 , 步驟 , 方法策略為何 ? 以不辜負院長期待 .

謝謝院長與您對半導體之貢獻

謝錦銘 先生 回覆 ( 2006-03-06 20:57 ) :

回 Jason :

我當時的任務是 IC 設計。測試應該是另一位 謝 先生。

別人的想法如何,我不得而知。自己想的是,這是國家重大的事件。此次技術移轉案若失敗了,將來政府恐怕再無機會進行如此大規模的案子。事關國家發展何其重大。若不成功,我們可能成為國家的千古罪人。因此心理所想的是盡力把事情做好。當時我們年輕,根本談不上策略。

我個人就常到他們的技術資料室,把相關資料盡量收集。幾位與電腦相關同仁則把檔案盡量 copy 。不管有用與否,先帶回來,再判斷。事後發現, 99% 以上的資料皆無用處。但是可小部分很有價值。

另外一提的是,那時我們技術移轉團隊成員中,有同學或校友在 RCA 任職。這些台灣留美人員對我們幫助相當大。這可是天外飛來的禮物。在此順便把他們的名字記下,谷家泰、吳麗元、 孔毅 先生等。他們的名字在正式文件上是看不到的。

事後回想,我覺得我們當時的知識都比 RCA 工程師好。卻必須向他們學習。其關鍵就是所謂的「 know-how 」。這是學校教不到的實際系統整合經驗以及一些商品化的細節。如果要自行摸索出這些「 know-how 」,可能須花費相當時間。或者根本就永遠摸索不到。因此,決定花錢買技術是非常有遠見的決策。

回國後才是事情的開端。我們必須從「 know-how 」中找出「 know-why 」。如此才能把技術傳給更多人。而且須要大家都有相同想法。這是團隊精神的表現。


發表人:五年二班 (2006-03-07 13:12) :

基金會可以主動和 ERSO Family 聯繫,那是工研院電子所所友會。 RCA 取經團的成員,包括謝前輩都是 ERSO Family 的會員。 2/19 早上,在台灣的歷屆所長、副所長都去榮總弔唁過,事後一大堆 IC 大廠的董事長、總經理就坐在榮總的 Starbucks 談事情,包括後來捐款 1500 萬的曾繁城副董事長,他去過三次!他們只是去表達自己的敬意,所以沒有記者知道這件事情。電子所歷屆員工都很尊敬 RCA 取經的前輩,再看到前輩們對孫院長的崇敬,對院長更是感佩不已。基金會的事情,如果找 ERSO Family 合作,我相信 ERSO Family 會很願意的。

謝錦銘 先生 回覆 ( 2006-03-07 21:47 ) :

當年為了推廣與教育國人認識電腦,就規劃每年一次的資訊週。展示各種電腦應用。後來擴大為資訊月。至於還在進行中。

有一年我在工研院展示區值班。孫運璿院長來參觀。當時身邊只有一名隨扈。並沒有大堆媒體跟拍。他是真心來了解與關切。不像今天大官做秀。


發表人:蔡鴻謀 (2006-03-09 10:48) :

Dr. 謝很客氣,台灣第一顆積體電路圖就是他設計的。

一個計畫能成功,歸功於所有參與的人,而高瞻遠矚者更是居功厥偉,只是,古來聖賢皆寂寞,只因為他們不計名利。

時空與機運是很重要的,提到積體電路,提到孫資政,不能不提到另一位偉大的長者 --- 人稱積體電路之父的潘文淵顧問,潘公。

當年以 1 千萬美金(新台幣四億元)完成積體電路技術移轉,想想,約三十年前,多大幣值,孫運璿部長義無反顧的投入,潘顧問無私的奉獻,而成就現在 IC 產業破兆的產值。

有 Dr. 謝在,我不敢班門弄斧,改天請他說說積體電路的故事,這樣的事,這樣的人,我覺得不該被遺忘,甚至,該是建立台灣科技發展史館的時候了。

我拍過孫資政照片;和他握過手;到過他家幫他和 TAC 顧問團合照:我也有孫資政歪歪斜斜的字體刻出的簽名贈書,甚至,孫資政看到我都會向我打招呼。比起大多數人,我得識長者,算是很幸福了,更能深深體會大家的懷念。

面對當代勇者的凋零,不勝感傷,不知所云。

發表人: Jason (2006-03-09 13:30) :

台灣顆積體電路革命的第一槍原來就是 Dr. 謝開的。那張設計圖真的要好好保管 , 因為是台灣發展始上的重要證物 . 百年以後看更深具意義 .
也很羨慕 Dr. 蔡可以和院長近距離互動 . 但也要如 Steve 說的是科技業的菁英才可以 . 過去我們不及也無力參與 , 現在只能只能享受前輩努力的成果 . 對政府與年輕一代不知道 Dr. 謝 &Dr. 蔡有何建議
謝謝院長與您們對半導體之貢獻

發表人: Faustina (2006-03-09 13:33) :

Dear 蔡叔叔:

很不好意思,因為回信匆忙,所以如果信中有甚麼欠禮貌的地方,還請您多多見諒。

您的資料我已經建檔下來,希望有一天我們這些後生小輩,能夠親眼見見您們這些科技精英,聽您們說說過去的故事。

以我自己學習社會科學的想法,或許將來的孫資政紀念館,某部份可以是個「科技故事館」,讓大家覺得冷冰冰的科技變得更可親、更有人文氣息!

發表人:蔡鴻謀 (2006-03-09 16:31) :

Jason 以及 " 網交 " 的好朋友

孫資政在成立工研院時(財團法人機構,非政府、公家單位),力排眾議,甚至得罪多年的好朋友,在所不惜,這總雖千人吾往矣的胸懷,相信德不孤,必有鄰。

推動積體電路計畫時,更是一肩挑起重擔,聲明 " 就算丟官也要把這件事情做好 " 。加上潘文淵顧問無私的付出與胡定華、史欽泰、楊丁元、謝錦銘、曹興誠、張青駒等這些一時菁英的貢獻,才有今天積體電路的傲人產業。
( Faustina 那兒有積體電路技術移轉的短片,可以借來看看)

當年這些菁英,也沒有想要成大功、立大業,只是一腔熱血酬知己,一份愛國情操而已。

所以,追隨英雄、先烈的腳步(這是張青駒說的,事情成了,就是英雄;失敗,就是先烈)。好好善盡社會一份子的責任,有能力,服務千萬人,治國平天下;能力不足,修身齊家,不要危害社會,如是而已。

謝錦銘 先生 回覆 ( 2006-03-09 17:59 ) :

很高興在這裡碰到蔡鴻謨兄。他是工研院歷史見證的重要人物。絕大部分的歷史鏡頭都是他按的快門。我與蔣經國總統、孫運璿院長、李國鼎資政等的珍貴合照都是他照的。非常感謝。或許他手中應該還有孫資政的照片。

在此順便說明兩件事。其一,我設計的積體電路 (IC) 應該算是第一顆商用 IC 。也就是有客戶出錢買的第一顆的 IC 。它的照片存在工研院展示館。至於台灣第一顆 IC ,我個人推測,應該是在交通大學的實驗室產生的吧 * 。其二,我不是 Dr. 。請大家就稱呼我 謝 先生。年輕朋友稱呼我謝叔叔,我也不反對。

我會繼續把我曾經參與、看到及聽到的故事盡量寫下。只是我的中文輸入很慢,且只能下班後進行。所以每天只寫一點點。請各位忍耐。

* 編按:五年二班回覆 (2006-03-09 18:05)— 台灣第一枚電晶體以及 IC 都是交通大學電子工程學系做出來的。

 

<前一頁    <回主選單>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