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防役的故事
( 發表時間:2006/11/24 起)

我看到辦公室附近的工研院進行國防役人員面試,要對此孫運璿院長內閣設立的制度有所說明。

由於兵役法律問題,當年孫內閣費心力,才解決此一影響我國高科技產業深遠的難題。

當我們從RCA移轉IC技術後,進行大規模驗證時,覺得技術研發人才不足。因此內部主管開會時,常有人不斷提出此難題。討論時,有人提到,男性碩士博士畢業生卻要浪費兩年當兵,頭腦都生鏽了,知識退化了,實在可惜。如果能以到工研院服務取代當兵,那多好。於是國防役概念就此形成。

有了想法後,電子所各主管開始在各種場合提議說明。

先從工研院開始。院長視察電子所時是好時機。院務會議也不能錯過。接著是各種經濟部的計畫評審會、各種顧問會議。如TAC、TRB等。TRB是行政院主辦的Technical Review Board、後來改成現在的SRB(Strategic Review Board)會議。

後來此議題逐漸被很多政府官員接受。進而可能成為行政院科技顧問會議議題之一。當時主持行政院科技顧問會議的人正是李國鼎先生。我推測是李先生將此建議在行政院推動。

從孫運璿院長的文獻中我找到了相關文字並整理如下。

「中華民國六十八年五月十七日,行政院第一六三一次院會通過科學技術發展方案。其中『調整公私立大專院校及研究所之科系,並充實設備,提高科技研究水準』的『提高國內科技研究水準』項目下有『運用國防工業發展基金培植國防科技高級人才,并研究緩征、緩役或替代服役之措施』。」

這就是國防役政策形成了。

政策形成後,就是立法。其過程充滿轉折。根據相關人士轉述。首先碰到的難題是憲法。

憲法規定服役是男性國民應盡的義務。如何能用其他方式取代?為此,據說政府請李國鼎先生負責聯繫、協調及說明。終於讓立法委員接受此觀念。接著是立法原則。

為了怕被批評特權,於是定了嚴格條件。役期不能太短(六年)、要考取預官的碩士與博士才具資格、適用機構限於軍方或與軍方有合作合約的機構、名額由國防部依合約內容核准等等。

民國69年開始實施。根據前些時看到的報導,明年將以科技替代役取代國防役,擴大對象至學士。

由於役期六年,我們無法預期有多少人會報名。果然第一年的電子所只有個位數。以後人數則逐漸增加。我記得某一年的電通所國防役人數約超過全所人數三成以上。尤期當役期縮短成四年時,應徵人數多到竟然有不少需要立法委員的推荐信。

開始幾年,絕大多數人不想去軍方單位的中科院。因此都將工研院列為第一志願。中科院竟向國防部要求,他們應列為第一優先選擇。他們選後才給如工研院的研究機構選。

後來面談時,我們就告訴應徵者,如果他們只想到工研院,不然就當兵,則請他們三個志願都填工研院。如此才不會分發到中科院。

工研院認為國防役人員只是另外與國防部有一合約。因此把他們完全看成一般員工。甚至給稍多的待遇,也給予較好的訓練與升遷。很多人在六年內已經擔任經理。其中更有一位升到副所長。

後來產業界不斷要求,把國防役制度擴大到民營企業。使本制度成為發展高科技產業人才重要來源。明年更擴大至學士亦可適用的科技替代役。

如此發展與影響,實非當時討論構想人員所能預期。

我常告訴國防役同仁,因為有長期合約,他們更能專心。因而成就更高。現在產業界的董事長或總經理,不少人是早期的國防役人員。

不過,開放至民營企業後,工研院就不容易招攬到國立大學的學生。他們都去民間企業領股票分紅了。這算是另一種副作用。

當年規定國防役人員服役中,可以有一次申請轉職至另一性質機構的權利。如從工研院轉往中科院。但尚未擴大到民營公司。

在電子所的光罩部門衍生為台灣光罩公司時,出現一件難題。當時有一位光罩部門的國防役同仁無法在內部調動工作部門。而依規定他也不能任職於民營公司。

最後想到的辦法是,他仍然屬於工研院。但派到台灣光罩公司上班,再由台灣光罩公司付工研院所有費用。直到他的役期結束才正式成為該公司員工。

 

<前一頁    <回主選單>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