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利的故事
( 發表時間:2006/09/22 起)

較注意工研院訊息的人應該看到近幾年來,它推廣專利的報導。從工研院網頁可查到目前擁有的專利有5113件。而且每年以數百件增加中。這和我進入工研院時的情況差別很大。當年絕大多數人認為申請專利是很困難的事。

1975年我加入工研院時,全院的專利數約在十件以內。我任職的電子中心剛開始申請第一件專利。它是全自動洗衣機控制系統。後來很長時間沒有人關心專利的事。因為大家忙於消化RCA移轉的技術,接著又忙著把技術移轉給聯電。

直到約相隔十年後的1984年才再度想到專利的重要。於是成立專利評審委員會。我被指派為第一任主任委員。因為申請專利是要花錢的,必須做某種程度把關。以免浪費資源,希望專利具有一定的品質。

我記得第一位同仁提出兩件專利。卻被評審委員會全否決了。其原因是,它們與電子所發展的技術內容無關。評審會建議由當事人自費申請。當然權利也屬於個人。其中一件專利是如何在戲院裝置防止吸二手煙。另一件則是將電腦的輸入和輸出設備合而為一。

經由制度的建立及鼓勵,讓同仁逐漸願意提出專利構想。然後漸漸增加經驗。才建構了後來同仁把申請專利當成工作習慣的一部份。也最先設置專利工程師的職務。隨著人員轉入企業界,有效提高國人申請專利的用心。

另外一次工研院電子所曾經有人提出專利案,被我主持的評審會否決了。它的內容是,一種操作方法,可以提高生產效率。然而使用後,卻不會在產品或生產設備上留下痕跡。

否決的理由是,它被侵權時無法舉發。即使拿到專利,並不具保障效果。結論是將它當做營業秘密,只能內部使用不得對外公開。

這是秘方的一種型式。而申請專利時,必須公開揭露。反而讓別人很容易學去,卻抓不到侵權證據。失去靠法律保護原意。

有些智慧財產權是不宜申請專利的。何況申請及維護專利也是要花費資源的。

本案當事人當然不服氣。還是只能接受。

現在專利是向經濟部智慧財產局申請。而且有專任委員審查。這和以前不一樣。

以前負責專利申請的機關是經濟部中央標準局。由外聘兼任委員審查。當時絕大多數外部委員是大學教授。審查費則按件計酬。這成為某些教授的額外收入。

審查結果被否決時,有些申請人不服氣就提上訴。上訴被駁回還可以行政訴願。而工研院卻是當時上訴案及行政訴願的負責審查機構之一。於是案件就送到我們手上。

三十年前,我們還未大量申請過專利,在沒有多少經驗的情況下,卻必須處理大學教授否決的案子。造成同仁很大負擔。因為它是額外的工作,且有時候同仁並不能完全認知案件的專業部分。

就在很不情願的情況下,同仁一面執行既定任務,一面抱怨額外負責的度過十幾年。直到改成專任委員內審後,才丟掉此燙手山芋。

大多數人認為專利是可能用來發財的。其實絕大多數專利是未被商業化的。但是它卻可用做防止被告的防禦型專利。其中最常用的是交互授權。

全世界專利不計其數。沒人能保證完全不被控告侵權。愈是大公司,一旦侵權發生,其賠償金額愈大。像Intel、IBM、AT&T及Microsoft等世界級大公司,最怕被控侵權。而個別公司累積專利數愈多,責控告他人的機會愈多。

在大家都無法完全掌握他人專利的恐怖平衡下,公司之間就以交互授權互惠。即公司之間訂定合約,將部分或全部專利交互授權給對方使用。如此就不必為了侵權的事冒風險。

台灣是高科技產業的後來者,被控告侵權的機會較多。事實上真正的案例也真不少。為減少國內廠商風險,工研院電通所於民國80年開始與美國AT&T公司洽談專利交換授權合約。讓國內廠商得以合法取得該公司專利使用權。AT&T以收取的部份權利金成立「財團法人亞太智慧財產權發展基金會」。

以下文字引自該基金會。有興趣朋友可至該基金會網頁看細節。

『自1991年起,財團法人工業技術研究院(工研院)與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 展開專利交互授權之諮商。在長達三年的商議後,雙方於 1993年 3月達成協議,簽署了一項「專利交互授權合約」,在這項「專利交互授權合約」的敦促下,國內部份廠商陸續與美國電話電報公司簽約,形成一專利聯盟。國內廠商藉此種集團聯盟方式,取得美國電話電報公司的專利授權,除在國際間,明確樹立中華民國產業尊重他人智慧財產權的風範外,更為國內產業的科技發展樹立了一個新的里程碑,明顯的減低了權利金的支付成本,進而提昇了國際競爭力。

為協助促成我國成為「亞太營運中心」的策略,並回饋我國產業,美國電話電報公司在與工研院簽訂「專利交互授權合約」之際,承諾將提撥自我國相關產業所收取權利金的一定比例,捐贈成立一基金會,協助我國產業建立智慧財產權管理及科技研發成果運用的制度,促使我國成為亞太地區推動智慧財產權之重鎮,進而加強並促進我國與其他國家之公平互惠的經貿關係。

美國電話電報公司此項支持我國經貿政策,回饋我國產業界的作法,除在國際間引起重視外,國內科技發展的重要機構工業技術研究院及資訊工業策進會亦捐助基金。在理律法律事務所積極提供所需法務協助下,我國首次結合國內外科技及法律專業的「財團法人亞太智慧財產權發展基金會」(AsiaPacific Intellectual Property Association)於1994年6月3日成立。』

為了發揮專利價值,工研院電通所曾經請兩位美國專家研究電通所擁有專利的內容。

他們找到一件專利文件,它似乎是Intel已經使用的設計。當時大家都很興奮。如果能確定Intel侵權,則工研院就發了,因為我們撈到大鯨魚。

進一步查,卻發現該專利申請並未完成。它被美國專利機構退回時,由於發明人已經離職,沒人能補充說明後再申訴。就此失去一次好機會。真可惜!

此故事說明平常看似不重要的智慧財產權,有時卻可發揮大功用。因此宜盡可能好好維護。

我記得Intel的Pentium CPU上市時,它的中文命名是「奔騰」。在Intel花了很多廣告宣傳,讓台灣客戶耳熟能詳時,有一家台灣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出面控告Intel侵犯其商標權。

Intel第一個策略是把它買下來。但是該公司卻不賣,只要求賠償損失。Intel只好和解賠償損失並不得使用「奔騰」商標。由於小公司營業額不多,能計算的金額不大。Intel最大損失在已經支出的廣告費。

這裡可看出,愈大公司的智慧財產權愈值錢。智慧財產權有其時效性,該賣時就要出手。

 

<前一頁    <回主選單>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