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所的故事
( 發表時間:2006/08/02 起)

以中文注音符號符號輸入「電」時,接著出現常用詞資訊的最後一頁有「子所」,聯結就成「電子所」。這表示「電子所」是中文常用詞之一。電子所全名「電子工業研究所」。英文「Electronics Research & Service Organization」簡稱ERSO。這是享譽國內外三十年的金字招牌。

然而今年工研院進行組織重與計劃重整時,ERSO消失了。因此有必要為它留下較完整記錄。根據非正式的流傳,最後一任的電子所所長,乃因沒能保留此招牌,而選擇離職。

當年為產業轉型,政府成立「財團法人工業技術研究院」簡稱工研院。又為推動IC技術引進計劃,在工研院成立「電子工業研究發展中心(Electronics Industrial Research Center)」,簡稱電子中心(EIRC)。然後負責執行從美國RCA公司移轉IC技術。創造了中華民國電子資訊產業的搖籃。

當電子中心規模變大時,即升格為「電子工業研究所」。其英文名字中放入Service是完全新的理念。它與當時所有研究機構,只以研究為重點的定位不同。它的發展方向是外向且產業面的。三十年來,它正式衍生了許多公司與機構。

大家耳熟能詳的電子所正式衍生公司有聯電(UMC)、台積電(TSMC)、台灣光罩(TMC)、世界先進(VSI)等與IC製造相關公司。其他還有億威電子、標準科技、亞航微波科技等公司,則比較少人知道。加上台灣電子檢驗中心(ETC)。都是衍生在工研院之外的。

工研院內部也有衍生機構。它們包括了量測技術發展中心、光電工業研究所、電腦與通訊工業研究所及系統晶片科技中心等。

不過經過今年組織與計畫重整後,光電工業研究所又併回電子工業研究所而成為電子與光電研究所(Electronics & Optoelectronics Research Laboratories)。電子所(ERSO)就此劃下了句點。

工研院成立時,把原本屬經濟部的三個研究所合併移入。因此組織上仍然鬆散,各所各行其事且多少仍保留著公務員時代的心態。

電子中心是新成立的單位。主管的想法與做法完全不同。加上計畫目標非常明確且是唯一由政府專案指派任務與經費。使其成果容易顯現。

二十幾年前,國內外電子所(ERSO)比工研院(ITRI)都有名。很多人先認識電子所後才逐漸認識工研院的。電子所企業營運模式就此影響所有財團法人研究機構。甚至連非財團法人的中華電信研究所及中山科學研究院都受影響。因而也對高科技產業的建立有所影響。若非電子所勇於創新,台灣高科技產業是否會如今天的情況?

張忠謀接任工研院院長時,才強勢的逐漸採取集中式。他首先把各所財務報表形式統一。再接再厲將工研院各單位向經濟部提計畫書作業集中由院長核定。委託專業公司重新設計工研院標誌。開始建立工研院形象與知名度。淡化各研究所的影像。

民國64年我進入電子中心時,員工人數約30人。隨著計畫進行,人數快速增加。雖然經歷很多次的衍生與分割,民國78年時,電子所人力仍然高達巔峰期的1800多人。佔當時工研院人數接近一半。

大量人數增加造成組織膨漲,各級主管管理幅度大。加上當時外面產業界人力需求殷切,大量向電子所挖角。管理上產生很大的困難。於是政策上決定將電子所一分為二。

民國79年7月1日起,把零組件技術相關部分保留在電子所,把系統技術相關部分分割成立「電腦與通訊工業研究所」,英文為Computer & Communication Research Laboratories,簡稱電通所CCL。

當時我們希望採用的名字是「資訊與通訊工業研究所」。然而據說李國鼎先生希望保留「資訊工業策進會」在資訊工業的特殊角色,要我們避開使用「資訊」字眼。

我就在那時年出任電通所副所長。後來電子所竟然好像忘了我是ERSO之友。不少活動都沒獲告知。

經過十幾年的努力,電通所(CCL)在國內外也建立了相當不錯的知名度。如今卻又把電通所改名成當初要的「資訊與通訊工業研究所」。十幾年建立的知名度只得從新再來。

美國矽谷有一家叫Fairchild Semiconductor的公司。很多人同意它是美國半導體產業的搖籃。因為許多半導體公司的創業者來自它。

在台灣,工研院電子所在資訊電子產業上也扮演了相同角色。有太多資訊電子產業公司的技術與人員都直接間接出自電子所。

只是歷經幾十年歲月,Fairchild Semiconductor公司至今仍然屹立,ERSO卻已經變成歷史了。讓許多曾身為ERSO人為榮者不勝嘆息。

 

<前一頁    <回主選單>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