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C-3400迷你電腦
( 發表時間:2006/07/06 起)

以前談電腦,幾乎與IBM劃等號。當時的電腦稱之為main frame,價格很貴,總是要花上千萬元新台幣買得起。因此只有少數人才有機會用電腦。算是貴族化設備。

後來有人設法將電腦縮小功能規格,稱為迷你電腦(mini computer)。當然價格較低,讓更多人買得起。尤其適合於某些較小規模運算工程用途的電腦。工研院電子所IC光罩佈置設計電腦主機就是迷你電腦。加上特殊設計軟體,只要新台幣幾百萬元就可以買到。雖然與後來的工作站(work station,以新台幣10萬元為單位)與今日的PC(以新台幣萬元為單位)比起來還是很貴。但這是此一時與彼一時,不能相提並論的。

當時製造迷你電腦的公司有王安、迪吉多(Digital Equipment Corp., DEC)等新秀。其中迪吉多還被管理學界評為追求卓越的公司。曾經是很風光的企業。它在台灣也有投資設廠。但是它們遭遇工作站及PC的挑戰,在轉型策略不成而失敗沒落了。其中迪吉多被PC公司的康柏(Compeq)合併而消失。康柏則再被惠普(HP)合併。

從這些過程,我們看到技術斷層時對產業的影響。在工研院電子所開始研究電腦技術時,迷你電腦就被列為目標之一。也就是CMC-3400計畫。

在此說明為何選擇此發展方向。我個人的推測是,它是無可選擇中的決定。

人生中這種情況並不少見。當人們無法選擇時,就只能專注一項,勇往直前。有時候卻更能有所成就。我觀察到某些身障人士就因此成就非凡。而能有所選擇的人,反而因分心而無成就。這是有感而發的題外話。

在IC還處於MSI(Medium Scale Integration, 含100個電晶體以下)或LSI(Large Scale Integration, 含1000個電晶體以下)的時代,設計電腦是非常困難的事。

我記得當年由媒體報導的知,在交大實驗室有一部好像被稱為「白髮魔女」的實驗性電腦。因為它的電線太多且複雜,只要有人隨便拔掉一條線,就可能讓師生忙翻了。我真想知道當年是那位教授,花多少時間做此實驗。

當工研院規劃電腦計劃時,市場上每一家公司電腦的設計都不同,且均有其智慧財產權。而微處理機(Micro Processor)正處在萌芽期。根本沒有開放型標準架構可依據。我們也無法定出自己的架構。

設計電腦系統更難的部分是它的整套軟體。一般至少包括操作系統(Operation System, OS)、語言編譯器(Compiler)…等等。這更是我們難跨越的障礙。當時也沒有套裝軟體可以買來用。真是難上加難。

在此情況下,我們只能從模仿開始。希望藉此累積技術經驗,並發展出產品方向。

我們的發展方向分兩部分。其一以應用當時剛處於導入期的微處理機。發展出微電腦。如CMC-100、CMC-1000、CMC-2000等。成為後來發展IBM PC的基礎。

第二個方向則模仿迷你電腦。選定的目標是當時迪吉多公司銷售很好的PDP-11/34型號迷你電腦。我們以bit slice技術設計出功能完全相容的硬體系統。軟體則採用原公司的軟體。可以執行原本在正版電腦上的某些應用軟體。

藉由此計畫,讓工程師了解整體迷你電腦系統。但是如何商品化則有不少議題必須解決。我們當時做了三套。最後送給當時的光罩作業部。增加其產能。

雖然我並非電腦計畫成員,卻在計畫後段被老闆指派去管該計畫團隊。

 

<前一頁    <回主選單>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