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錶IC的故事
( 發表時間:2006/05/30 起)

RCA技術引進計畫是以電子錶IC為目標。因此有必要在此一談。

加入工研院前,我任職於電信研究所。也是潘文淵先生與方賢齊先生(當時的電信總局長)等規劃電子錶IC技術引進計畫的時候。潘先生從美國帶回兩只電子錶。每只價格約台幣三千元。相當於大學畢業生起薪。

那時的顯示器是LED發光二極體,相當耗電。為了省電,平常錶面是漆黑一片,只在看時間時才按鈕顯示時間。與一般手錶感覺不同,感覺怪怪的。為了方便開車時無法按鈕,更想出甩手開關,甩一甩手,LED就亮一段時間。這是電子錶產業的導入期。當工研院電子所執行該計畫時,LCD顯示器開始發展不久。

電子所首先移轉RCA設計的電子錶IC在示範工廠生產。很短時間良率就超越RCA的良率。但是客戶在那裡?當時國內電子錶廠家沒人願當白老鼠,大家都不敢採用。

史欽泰先生台大機械系同學祝偉中先生在香港生產電子錶。於是史先生於祝先生參觀電子所工廠時,爭取了第一張為數10萬個的訂單。然後再以此事實再向國內廠家推銷,才有人願意採用。這要感謝祝偉中先生的。

那時候能設計電子錶IC的都是美國與日本公司。由於產品剛開始導入,工程人員規劃了許多新功能。例如可以同時顯示兩地區時間、也可以當計時馬錶使用、甚至能顯示全世界的時間…等等功能,真乃各顯神通,讓人眼花撩亂。

於是錶上就有好多按鈕。操作手錶像寫電腦程式,弄得很多人不知如何操作,看到電子錶反而有點怕怕的。後來回歸只要顯示時、分、秒基本功能的錶才被消費者接受。最後更回到傳統錶的指針方式的電子錶。此事說明產品規劃時,必須考慮消費者使用習慣,新未必是好。

經過一段時日銷售與客戶反應,市場人員提出新的電子錶IC企劃案。要求設計出成本低且具基本功能之產品。並且要在一年內盡快完成。這是企劃人員最喜歡的需求,「俗又大碗」。卻也是設計人員的大挑戰。

那時我是設計部門基層主管,負責帶人評估其可行性。我們以最樂觀的情況估計,都無法同時符合目標。尤其是時辰上的把握度很低。這是我們第一次設計電子錶IC,技術面的把握度相當低。

當我們將評估結論反應上去時,市場部還是堅持原先規劃。他們認為如果做不到將嚴重影響營運目標。於是老闆還是決定採用原企劃案。要設計部門設法達成此mission impossible。在一切為達成營運目標下,設計人員不得不接受此一指派。這就是設計人員壓力的來源。

為了達成最少成本目標,增加產品的市場競爭力,設計工程師採用了許多新設計方式。就技術面來說,這是相當冒險的方案。果然在晶圓製造完成時,功能並未符合規格。

接著當然只有修正一途,別無他法。但是修改後卻還是有問題。如此修修改改竟然比預期時間晚了約三年之久。有人開玩笑說此IC編號不好。因為它的內部編號正好是CIC013。

若依原來市場部門預估,此產品應該已經沒有機會了。照說,我們應當中途就將計劃停止,以節省資源。

只是這是當時少數開發中產品之一。而且每次修改時,工程師總是判斷快好了。於是一次又一次的做不出斷然將計劃停止的決定。這種情況在公司經營上常常是決策階層最大挑戰。這是風險判斷問題,沒有所謂對或錯的問題。

雖然經過這般波折,時機也嚴重延誤了,此產品卻銷售非常成功。經由不斷修改以降低成本(cost down),它變成當時最有競爭力的電子錶IC。其售價從最初一顆約2~3元美金,至後來更賣到僅僅十幾美分。足足降低90%以上。我後來曾在路邊攤看到有人賣100多元台幣電子錶時,心裡想到其中可能就是CIC013。

不但工研院電子所CIC013賣了好幾年,也授權給聯電。在聯電未設計出自己的產品前,成為支撐其生產線產能的主要產品。(註:當時RCA設計的電子錶IC是不得再授權聯電生產的) 最後更在工研院及聯電不再生產時,有幾家小IC廠買去生產,以支撐生產線。

我個人分析此產品事後還能成功銷售的原因有幾項。(1) 這是基本型功能的產品,其生命週期長。(2) 因為是自己設計的,我們完全掌握如何不斷改進的技術,得以提高競爭力。(3) 基本型功能產品的價格是客戶唯一考慮因素。

 

<前一頁    <回主選單>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