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秤IC」的故事
( 發表時間:2006/5/26 起)

 2001年在台北圓山飯店舉行「積體電路技術引進25週年」盛會。會中一位特別來賓,祝偉中先生。我個人認為他對台灣積體電路工業發展有其貢獻。但是他不是計畫團隊的一員,他是關鍵時刻的客戶。

 祝偉中先生是電子所RCA移轉的電子錶IC第一個客戶,也是第一個委託我們在電子所環境設計IC的客戶。在大家都懷疑電子所的產品與技術可靠度初期,他率先下訂單。本文將報告客戶委託設計的故事。

 從RCA回國後,我們開始建立實驗室與各項程序。不久接到通知,有客戶委託設計電子秤IC。由我跟蔡明介負責。

 當時客戶只給一個樣品,詳細規格則並不清楚。於是CIC0001的故事重演一次。我們只好從樣品反推可能的規格,再找客戶確認。但即使客戶確認了,情況也不單純。

 這種合作方式風險很高。然而卻是常有的情況。太多客戶是開不出規格的。為了爭取生意,很多公司都硬著頭皮接案的。於是常常無法驗收結案。工程師與接案業務人員的壓力很大。

 由於規格的不確定性及我們是生手,設計工作進行不順利。而那時光罩還要送日本製造,任何修改都耗費時間。曾經有兩天陸續由專人手提磁帶去日本的事。完全不惜成本。只為完成第一個案子。

 我當時也手提磁帶去日本,且要在旅館等光罩做好馬上檢查。那時fax太貴,只能以英文電報(telex)聯繫。旅館名稱與地址都由日文翻譯成英文。害我費好大功能才找到。

 客戶需求是能同時用於公斤和磅的電子秤。經過幾翻修改,我們終於做出一半功能的IC。只能用於公斤。而且進度已經慢了好一陣子。客戶放話要索賠。因為他的客戶也等不及了,而他們其他東西都在生產線上等。這就是專案的壓力。

 當我們告訴客戶需要再改時,他決定不改了。就以一半功能先上生產線。後來此IC賣了好幾年,客戶也賺到了。

 已經過去將近30年,我還無法忘記當時生手時的慌張。在此順便告訴各位主管、父母、老師們,老手都是從生手經驗累積養成的。希望給部屬、孩子、學生有磨練、學習、改進的機會成長。

 當年製造IC光罩必須到日本。我們選定凸版印刷公司。我帶著電子秤IC設計資料去日本。那是我第一次去。手上要有兩種地圖。漢字地圖認字,英文地圖認讀音。

 為了趕時間,我必須留在旅館,等光罩圖產出時,當場校對。因此有很多時間可以逛東京街頭。有時候買一張票,搭著繞圈子的山手線電車殺時間。

 雖然在工研院建立光罩技術後,不再去凸版印刷製光罩。個人推測該公司應該對台灣後續成立的光罩產業有所參與。

 2000年凸版印刷公司看好台灣TFT LCD面板產業,開始投入彩色濾光片(color filter, CF)產業。起先與展茂光電合作。2001 年更進一步在南部科學園區附近的台南科技工業區成立台灣國際凸版彩光公司。成為台灣第一大CF供應商。

 南台灣已成為光電產業發展重鎮,2002年液晶面板全球市場占有率達36%。凸版印刷在台灣設立CF生產基地,可節省運送成本,迅速因應客戶的需求。產業群聚效應顯現。個人預估將來也可能在中部科學園區設廠,就近供貨。

 

<前一頁    <回主選單>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