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如何推翻院長的決定
( 發表時間: 2006-05-01 21:51:00起 )

IC設計資料必須外送製造光罩是很不方便又費時的。於是建立工研院自己的能力成為規畫方向。

當時正有留美學人的公司生產電子束(Electron beam)光罩設備。於是他們向當時工研院院長方賢齊先生推薦,說該產品是當時最精密的設備。方賢齊院長就與對方簽署購買承諾書。然後將案子交胡定華所長辦理採購手續。

當胡定華所長交辦時,我們一些人就開會討論。結論卻是電子束光罩設備不符合那時的需求,不但經費太多而且技術風險仍高,建議改買光學式設備。我們這些年輕人竟然要推翻院長的決定。最讓院長尷尬的是他必須向對方道歉,取消購買承諾書。

最後院長也真的同意我們的建議,改買光學式設備。直到幾年後,在需求明確及技術風險降低後,才再買電子束光罩設備。此部門後來衍生出台灣光罩公司。

這就是工研院電子所當年的氣氛,尊重專業。羅達賢、劉世南、袁建中三為先生的論文所提『領導者突破組織官僚的慣性與政府的因循文化,「有事我來扛」的支持領導風格,催化同仁勇於嘗試新觀念與採用異於流俗的策略(unconventional strategies, 參見Conger與 Kanungo, 1987)。』與五年二班所提「信任」都是在此建立的風格。就如孫院長信任潘文淵等專家,有其脈絡。

購買光學式光罩設備幾年後,工研院才引進較精密的電子束光罩設備。此時它的適用性與技術風險性已經降低很多。我不記得這是否就是以前方賢齊院長所承諾的。

由於電子束光罩設備精密度高,其運輸過程相關嚴格。為了減低震動,廠商規定運輸車輛行駛速度,必須以遠低於高速公路低限的時速60公里。

為達到此要求,當時必須有公路警察支援。請他們以低速由中正機場護送至工研院。而且還特別把高速公路交流道至工研院的馬路修平。真比迎接總統還費工夫。

由此可知,開始建立新事物總是有困難須克服的。但是只要過了這一關,一切就豁然開朗。在那創始的年代,這類事情隨處可見。

我知道新竹有一家公司。好像所有晶圓廠安裝機器時,有一部分都指定該公司負責作業。這家公司號稱他們的起重機有博士操作人員。

根據媒體報導,連大陸的中芯蓋晶圓廠也指定該公司。但該公司在大陸是不可以營業的。大陸希望中芯找大陸的公司。中芯卻拒絕了,一定要台灣這家。否則建廠有困難。最後大陸只好以專案特許辦理本案。

所以我曾說過,以自己的長處,把一件事做到世界第一。這就是例證。只要有能力,沒人可禁止你的發展的。

 

<前一頁    <回主選單>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