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孫夫人的茶敘

 

日期:2006年05月28日
地點:台北孫府

5/28孫府參訪記(作者:五年七班)
發表日期:20060531


受到孫夫人的邀請,能夠在5/28日參訪孫公館,是我內心二十三年來一直想實現的夢想。時光回到民國73年院長因腦溢血病倒了的消息傳開之後,我那時候正讀高一,只記得當時的新聞報導了很多民眾寫給他的慰問信函如雪片般的飛來,而年少不經事的我卻茫然不知該寫個什麼去問候他。民國八十年讀大學時,從系上的圖書館無意中發現了「孫運璿傳」這一本書,我用了一些時間把書看完,內心深受感動之餘卻暗自遺憾自己的文筆不才,反而更不敢寫張隻字片語問候他老人家。一直到今年的年初傳來他的辭世,在媒體的報導聲中又再度喚起我對孫院長的景仰之情。此刻縱使手邊的課業壓力再大,我仍決定從容赴約,以一掃內心這二十多年來無法當面向孫院長致意的遺憾。

當視線越過圍牆,便看到這樣一棟白色牆簷與橘色屋頂的兩層樓房的老房子。歲月的痕跡讓它看起來猶如英國作家C. S. Lewis筆下的魔衣櫥,因為只有透過它才得以完成這趟時空之旅。進入到了庭院內,除了看到整個房舍的全貌,也看到了一鴻大哥笑容可掬的站立在廳前大門,親切的問候與歡迎大家的到來,雖是大雨滂沱,但內心實在是難掩興奮之情。今天一鴻大哥也將扮演起魔法師的角色,帶領大家穿梭時空,去見證孫院長掌舵的艱辛,甚至於感受到他在暗夜中默默承受鮮為人知的苦楚。

進入到屋內,一鴻大哥先帶領大家到飯廳,目光直接所見便是那一幅「創千古事業,做不朽文章」,由于右任先生贈與孫院長的對聯,這也是院長生前接受訪問時最為得意的一項餽贈。讓人不禁想起院長當時在創立工研院的艱辛過程,甚至於曾有老立委當著他的面指責說道「假公濟私,要不得」等等阻力。隨後一鴻大哥也向大家指出父親在飯廳中專用的椅子與輪椅,都靜靜的倚在落地窗邊。當大夥好奇與興奮地圍著院長的椅子,爭相坐上這張椅子的同時,我選擇安靜的站立在椅子的旁邊,默默地注視著這張古樸的椅子,用眼光輕輕的撫看椅背,深怕打擾到似乎還一直坐在椅子上的院長。因為我來晚了,未能及時向他當面致意我一直深感歉意。

透過一鴻大哥展示院長的私人筆記與文件,時空一下子轉移到院長三十歲左右的光景,只見筆記上工整與雋永的鋼筆字跡,內容皆是有關電機的專業所學,無疑地令人佩服年輕當時的院長,在學習知識上已有著一股異於常人的自律與定力。另外已屆中年的院長在與奈及利亞電力公司工作合約期滿之際,對於是否赴世銀工作或回國任職,站在人生十字路口上的他,則是透過一張B4大小的紙,做了短中長期的利弊分析;例如,在短期的分析中,院長就特別提到了「對不起蔣中正總統」與「不能對母親盡孝」這兩件事例。而這份珍貴的文件除了看出院長思慮的縝密,也透露出他對國家盡忠與對母親盡孝,務必要兩全的人格特質與典範。

隨後在參觀會客大廳的當時,在看到客廳的茶几時,時空驟然停滯在民國67年中美宣布斷交的那晚,當孫院長回到家時,楊艾俐在「孫運璿傳」中引述了孫一鴻的話說道「父親將公事包重重地摔在茶几上,生平第一次,我看到父親如此憤怒」。此刻真的很想請一鴻大哥重複倒帶那一晚,院長表情如此嚴肅與憤怒的場景,但他忙著招呼大家與照相,也就無法央求與詢問。當時的院長剛任閣揆半年,辭職一事被經國先生所拒且也望不見國家的未來,楊艾俐也在書中引述了程建人先生當時與院長針對外交上的困境,院長給程建人先生的小紙片上提到「建人,昨天晚上起來後,睡不著覺我寫了一些意見,你拿回去給部長看看,研究是否可行」。而在宣佈斷交的那天下午,院長身著深藍色的西裝,從頭到腳都充滿了信心,大步邁入中山堂的工商界自強大會會場,在場上千人低迷情緒為之ㄧ振。這種種歷史片段讓人不禁想起,當時已經65歲的孫院長,換是ㄧ般公務員早已屆退休告老還鄉之際,但他反而要去面對這些苦不堪言的國事壓力,令人敬佩與驚訝的是他究竟是如何苦撐過來的,甚至於展現過人的信心與執行力。這是否與院長自己內心清楚知道,他不單只是妻子的丈夫與四個孩子的父親,還要同時作為當時一千八百萬同胞,將近數百萬個嗷嗷待哺的家庭的大家長,所以他在那時便只能向前不問後路了。而這些疑問,都在這一棟老房子裡,如同被打開了的魔衣櫥,一幕又一幕的不斷重現。這都只能透過一鴻大哥向各位娓娓道來。

在這個奇妙的客廳,每看到一樣珍貴的紀錄,彷彿就好像看到孫院長不斷變換著年齡站在旁邊陪我們一起回憶歷史。看到壁檯上所置放的蔣中正先生的頭像,就令人想到英姿勃勃的院長,在民國五十三年八月前往奈及利亞之前與蔣中正先生合影的照片。從這一張照片,連結到剛才一鴻大哥所展示的那一張B4大小紙張中,院長最後所做出的結論,仍然是回到國內任事。於此都可以感受到他內心對蔣中正先生的敬重與對知遇之恩的珍惜。看到經國先生在民國七十五年頒給院長文官最高榮譽的一等卿雲勳章證書時,就會想到兩人握手致意與彼此惺惺相惜的鏡頭。甚至於兩年後院長在經國先生靈前致祭時,以悲慟的語調說到「總統先生我對不起你」。最後當看到了從公祭會場上由孫一鶴大哥從連戰先生手中接下的旗盒時,彷彿聽到了院長以堅定的口吻對在場的我們說「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只要苦幹、用心,就能做到」。無論如何,這裡真是一個奇妙的魔衣櫥。只是對於眼前這一幕幕的光景,所思所見,在屏息、凝神的當下,也就有時而嘆息、時而默然不語的感傷了。

從大廳通往書房的走道兩旁,加裝了ㄧ整排扶手,這些年來,院長便是握著它辛勤的往返做著再惱人不過的復健工作。看著他高大挺拔的背影,揮汗如雨,踩著不甚自然的步伐前進時,就在額頭滴下的汗水迸裂在木質地板上的瞬間,整個窄窄的迴廊霎時化為無垠的蒼穹。黃土與塵埃瀰漫中,只見一整排運送著數噸重的電廠設備的螺車隊伍,逐漸出現在院長的前後。在大巴山的重山峻嶺間,縱使面臨「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的艱困環境,院長的步子依然踩得穩行得也健。我怔忡地站在迴廊的這一頭,慎重的看著已經斑駁退了色的扶手,感受著他那決不輕易認輸與拼鬥的毅力,好像隨著他走過了長長的一生,而讀懂了院長的心。

當大夥圍著客廳的大圓桌興奮的與孫媽媽茶敘,我們終於面對面如此近距離的看到了這一位堅強的女性。孫媽媽默默奉獻了一甲子的歲月,來照顧這一個家,來尊重這一位她無法完全擁有的院長。孫院長是大家的家長,他要照顧的家太大了,作為他的妻子,只有全然的奉獻,無法給自己留有餘地。當她看到客人盤子裡面怎麼都沒有東西,她便使盡氣力拿起夾子要替每一個人的盤子夾上一塊東西。一陣追逐之後,她彷彿才安下心來,仔細聽每一位客人的自我介紹。反而我這才注意到孫媽媽盤子裡的東西最少。

讓孫媽媽先上樓休息之後,一鴻大哥便與大家茶敘。或許是我坐在靠牆壁的椅子,除了可以看到整個圓桌的交談,眼角的餘光也不時透射進來院長那一張靠在落地窗前的椅子。我寧願相信院長也一直端坐在椅子上,聽大家的談話,然而真正吸引我的還是椅子週遭的寧靜與落地窗前飄雨的景緻。世界上最遠的距離是我知道您一直坐在那裡,可是我卻無法再次看到您。這是ㄧ個無法超越的距離,這是一個無法用遠近衡量的距離,然而這卻也僅是意念可及的距離。此刻適逢您的辭世百日,我僅以至誠的意念向您說「院長,您真的辛苦了」。

告別之前,我再次請託一鴻大哥拿了院長生前最喜歡的印章,我把「孫運璿傳」翻開到「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有孫院長親手簽名的那一頁,在適當的位置蓋上了院長的章,劃下了追思的句點。離開的時候,我輕輕地扣上了大廳的門,如同關上了這一座魔衣櫥的門,就在轉身的瞬間,時空飛也似地掠過了二十三個年頭,又回到了眼前的世界,內心對於過去一直無法向孫院長致意的我此刻已無遺憾。也衷心感謝風趣幽默的魔法師一鴻大哥今天的帶領。

 

附記

這是一篇我的日記,本毋需上網公開,但為了鼓勵各位朋友勇敢去實地認識孫院長,所以稍作整理,期盼有著孫運璿精神的潛水朋友能藉此得益。當然如果可能,還是要您自己走一趟孫府,由一鴻大哥替您解答疑惑。請把握6/36/4日的機會,但也盡量不要太打擾年事已高的孫媽媽哦。

 

當天參加茶敘有:一鴻哥、華宗大哥、五年七班、五年七班的朋友、Ines、阿西、小星星夫婦、雞絲麵夫婦、pomme、緬懷、阿妮爾絲、感恩'S、幻櫻、大雄、Faustina。

 

活動照片

 

其他照片相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