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4/08 網友聚會紀錄

整理人:阿西

 要將這一場心靈富足的聚會內容,作忠實的紀錄及清楚而完整的呈現,的確是件堅鉅的工程;錄音設備非專業、作紀錄者非專業,只能結合幾位業餘的熱心聽眾,共同作最大的努力,試圖將失真減到最低;時間上的等待勢不可免,因此,擬在空間上作切割,以分段的方式作一系列的報告,敬請期待。

***************************************
一、孫府家屬致詞


璐西:

大家好,今天真的非常興奮,平常在網路上的朋友,今天都活生生的站在我們的面前,真是太興奮了,一時之間難以表達我內心的感激和感動。在小弟一鴻的全力催生下,成立了基金會的網站,承蒙馬英九主席幫忙,架設這個跟大家談話的空間。我知道各位都非常有熱誠,社會就是需要這種力量,平常看到社會上的亂象,心裡都很不舒服,但在這個網站讓大家集合在一起,像個大家庭,感覺像是多了許多兄弟姐妹,若父親在天之靈知道有這麼一個大家庭,彼此像兄弟姐妹像一家人互相關心,一定非常高興。父親是個非常熱誠的人,他好交朋友、愛朋友、愛熱鬧、愛參加活動,但因為身體不便,較無法常常親自出席活動,但他的精神與大家同在。

也謝謝大家對我母親的鼓勵與支持,平常獻花給她,她也看過這個網站,她非常高興;這兩天天氣變化她有點感冒,就不敢勞動她老人家,不過將來有的是機會,一定把我們最漂亮、最賢慧、最讓人喜愛跟敬愛的母親介紹給大家認識,分享孫家人的光榮,父親最常說的一句話:他這輩子做得最對的一件事,就是娶了我母親。歡迎大家,分享參加這活動的喜悅。一鴻準備了很多資料,會將父親走的最後一程向大家說明。
~~~~~~~~~~~~


一鴻:

父親重病時,馬市長來探訪,他鼓勵家人做一個線上悼念館,可讓遠距離的朋友來悼念,原先預計在父親往生後,開放讓民眾悼念一段時日,就可結束。意外的是,網站裡的朋友來的目的,不只是講幾句悼念的話而已,是對網站有一份的感情在。

緬懷在哪? 妳晚上到底睡不睡覺?

我很好奇跑去花店逛逛,哇,實在很感動,才了解為甚麼花店這麼受歡迎,裡面很多小媽媽,只要有新的朋友前來獻花,她一定馬上前去招呼:「歡迎來,歡迎來…」
~~~~~~~~~~~~


緬懷:

我要感謝大家對花店的支持,當初花店老闆開了這個店,交代我好好顧店,有好多好多的「小八」主動熱心協助我,到今天獻花次數已達20多萬了。
~~~~~~~~~~~~


一鴻:

這個網站做得這麼好,父親的功勞只有百分之十,其他百分之九十都是各位的功勞,真的很感謝各位的付出。

等一下討論的重點:怎麼讓這個網站繼續往下走,是大家的熱誠感動了我,我也願意盡我的能力讓這個網站繼續維持下去,目的不為歌功頌德,是能良性互動,將各位內心的、好的部份給發揚出來,這就是成功的地方,我們吸引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哪怕今天網站結束了,但在現場有緣遇見了六十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也值得了。

下一段會將送父親走的過程,將各位當成家人一樣的分享,包括未曾公開的火化、揀骨的照片,之後會有一小時的討論,是最為關鍵的部份,是大家希望這個網站往甚麼方向走。

當我致詞完後,我也跟各位一樣是網友裡的一份子,基金會和孫家是完全分開的,不是孫家人也不是基金會,而是由網友們來共同規劃網站的遠景,請基金會提供財力朝網友希望的方向做。

附帶一點,我經常也潛水,雖不發言,但每天都上去看。

 

***************************************

二、影片、相片觀賞與分享

一鴻:

  這是吃年夜飯時的照片,事後看才發現父親的神情已經有不一樣。
---------------------

一鴻:

  這是年初一,馬市長來探訪,是爸爸的最後一張照片。
---------------------

#天人交戰

一鴻:

  年初二一大早五六點時發現父親呼吸困難,叫來救護車要緊急送榮總,救護車人員提醒若送榮總,因送台大或榮總之間在時間上有一二十分鐘的差距,他們無法負擔這個責任風險,故家屬得簽字,讓家人第一次意識到爸爸情況嚴重;先送到台大進行插管,又血壓不穩定,故隨即打點滴,之後再轉送榮總;在台大插管時,X光片顯示肺部積水尚不嚴重,而到了榮總時,肺部積水的情況就已經滿嚴重,肺部的積水不容易排出,是因為心臟不好,為降低積水,進行洗腎以排除肺部積水,但腎臟裡的血不足,造成腎功能衰退。肺、心、腎三者必需要平衡。

  為甚麼家人非常感激醫療團隊,如同為甚麼一般匾額上寫的是仁心仁術,仁心擺在仁術前面,幾位知己的醫生私下建議如果是自己的父親,將不會進行急救,對家人而言,那….是件困難做決定的事…所以在這個……(一鴻因哽咽,無法繼續)
---------------------

璐西:

  兄弟姐妹間看法也不一致,有希望老人家不要受太多苦、有希望全力救治,陷入天人交戰,到底是讓父親清醒好?還是讓他用鎮定劑休息好?若用鎮定劑,他不服輸的鬥志無法展現出來,但看到他和呼吸器在對抗、在痛苦,家人又不忍心,又希望醫生用鎮定劑讓他舒服些;年初二住院,到年初三,醫療團隊說心臟功能只有百分之二十,腎臟功能只有百分之十,家人很訝異怎麼會這樣。

   在英國原先計畫元宵回台的璐筠也連夜搭機趕回台灣。

  初三傍晚狀況還好,父親是清醒的且一直在舉手,別人以為他難過不舒服,事實上他每天起床第一個動作就是舉手,是在做復健,要展現他的鬥志,因隔著呼吸器無法講話,家人用字卡和他溝通,才知道他想說的話:竟是『我怎麼了』。

  一鴻在過年前不知為甚麼做了個決定,要他兒子從美國回來陪他爺爺過年,那是件極困難的事,所有人都認為一鴻瘋了,他兒子在周四請了一節課的假,一路趕,到周六除夕早上到台灣,陪爺爺吃年夜飯,初一凌晨向爺爺拜年。

  從去年十二月起,醫生說他有點營養不良,中風二十餘年,喉嚨肌肉控制困難,造成吞嚥不易,喝口水要花五分鐘,醫生建議插鼻胃管,父親從年輕就習慣穿西裝,是個十分注重儀容的人,他不會接受插鼻胃管,更別說在胃上頭開個洞了。

  父親最高興到外頭吃吃喝喝,所以年初一晚上,到外頭大吃一頓,他很開心很開心。他非常以他孫子為榮,一鴻的兒子是他唯一的「孫子」,我不敢說父親是重男輕女的人,但事實上他是,他看到他兒子眼睛會發亮,看到他這個優秀的「孫子」不僅眼睛發亮、嘴巴還會笑,從去年十二月過生日後就很少有笑容,一看到「孫子」馬上有笑容,他很開心,尤其知道他「孫子」是全美辯論的亞軍,參賽隊伍多達四萬隊,他好得意。初一吃晚飯時,他呼吸滿急促,護士小姐指出這兩天來,呼吸聲音都滿大聲,我想想應該還好,問他是否早點離席回家休息,他都不肯,他就是非常開心,大吃一頓完全沒有吞嚥的問題;因高脂血症、糖尿病所以平日的飲食是高纖維的、油脂少、糖份少,那些東西真的很難吃,大家都以為是我的要求,其實是醫生的意思。後來,我證明給醫生看,只要吃好吃的東西就完全沒有吞嚥的問題,醫生也解禁,只要他肯吃就隨便他吃,像給他喝紅棗銀耳湯代替喝水,一點困難也沒有,一天可喝三千CC。初一晚上甜點水果全都吃完,還敬酒,冰酒甜甜的他很喜歡喝,多喝了兩口才回家,回到家睡覺時就不舒服。他沒有心臟病,二十七八年前得過一次,之後都沒這病,包括中風腦開刀,心臟也都沒問題,但最後卻因為心臟病發作,讓我們覺得….。若要繼續生存下去,家人還在考慮怎麼跟他說要永遠洗腎,因肺水一直無法退,醫療團隊決定犧牲腎,顧好心臟和肺兩個有立即有致命危險性的器官,避免心肺衰竭,就需洗腎以脫除肺中積水,但可能因而導致需長期洗腎。其實他非常想要多留久一點,他就是不忍心我母親,他很不放心….,後來,心臟功能也變不好。因呼吸器的管子插於氣管中太難受,醫生希望改在脖子上以氣切方式,前後兩次氣切都沒成功,因為後來已離不開洗腎機,機器一拿掉血中就有毒素,他最後走的原因是敗血症。雖然捨不得,但值得慶幸的是他走的時候是平靜的,如同老人家曾說過,希望是在睡覺中安靜的離開。
---------------------

一鴻:

  所以,大家應學到的教訓是:趕緊寫遺囑,不要讓後輩陷入天人交戰,包括要不要子女做侵入性的急救等,當初家人商量好不要做急救讓他受太多苦,但當父親第一次心臟停止時,醫生站在床上把急救的準備作好,問要不要做CPR,當場能說不做嗎?這是…..這個…….對家屬而言真是很難很難的抉擇。不過,最後走的時候真的是很平靜。

  大姐很客氣,說父親喜歡兒子,事實上我們回來用處不大,父親平常最想要大嫚(大女兒)回來看他。
---------------------

一鴻:

  往生之後,移靈暫厝到榮總的懷遠堂,當時在台灣就只有我大姐和二姐。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