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ㄧ生的遺憾

 
作者:五年二班
日期:
2006-06-17

我有幸和院長共同生活了四十二年,認識了一位時時以萬民之憂樂為念的長者。自己在專業上,沒有傑出的成就,讓院長看到我在他鋪下的積體電路大道上的漫步;情感上,也沒有泉湧的文思,得在院長卸下職務之後,捎給他一絲絲的支持與愛戴。四十二年,院長不認識我,成了我一生的遺憾。

第一次見到院長是民國七十年在成功嶺上。當時的大學新生必須在暑期到成功嶺接受軍訓,因為錄取率只有百分之二三十,考得上的,算是應屆的菁英吧,所以很受重視。那一年的結訓典禮是由孫院長校閱,其實是有點失望的,因為連續幾年都是蔣經國總統親臨校閱,在那個強勢總統的年代,院長的聲望是不會比總統高的。但是行政院院長是古時的宰相,一人之下,已經是非常大的官了,教育班長講到院長要來,依然流露出崇敬的眼神。第一次見到這麼大的官,雖然在一萬多人的隊伍中,只能遠遠的看到院長挺拔的身影,還是覺得很光榮。

第二次見到院長是在成功領結訓後三個月,民國七十年十二月的資訊展開幕典禮。當時的資訊展是在松山的舊世貿展館,國內的資訊產業才剛剛舉步,一年一度的資訊展是全國大事,正式開展之後,即使沒有名模、辣妹助陣,全館還是擠得水洩不通。一位大四學長因為參加資訊展徵文獲獎,要在早上開幕典禮領獎,可以用幫忙攝影的名義帶我進去,在正式開放參觀之前先睹為快。頒獎是由院長親自主持的,十八歲的我,第一次感受到政府推動科技產業的誠心。

民國七十三年,我知道甚麼是「超大型積體電路」的那一年,奠立我國積體電路產業基礎的院長倒下了。一晃十年,再也沒有見到他挺拔的身影,堅毅的眼神,真誠的笑容。

民國八十四年,去國家音樂廳聽音樂會,散場的時候,看到數十人聚在在中山南路和信義路方向的迴廊,我好奇的湊過去看看,是一群二三十歲的年輕人,院長坐著輪椅被簇擁在中間。「院長好」的問好聲此起彼落,院長則溫煦的向大家揮手致意。稍微有一點社會經驗的我有點感動,是甚麼樣的功績與人格,可以讓院長在卸除一切職務十年之後,仍然受到民眾的愛戴!這是我距離院長最近、人最少的一次。

時光匆匆,十年又過去了,社會也大幅變遷。從「李國鼎口述歷史」、「孫運璿傳」這些傳記中,重新認識到我所經歷與擁有的一切,受惠於院長他們太多了。令國人驕傲的兩兆雙星與資訊產業、舉世知名的新竹科學園區、讓我學習到大型計畫規劃執行與管裡的工研院、延續我研究生活的國防役,到現在成為許多人稱羨的熱門領域的教師,這一切一切,都受惠於院長一代政務官員的遠見與堅持。

院長終究是走了,多麼希望我這走在他鋪好的道路上的孩子,可以作出一點成績,讓院長知道我不只是在他用一生血汗鋪下的道路上玩耍,我好希望能得到院長的一點點鼓勵,那怕只是一聲「加油」,我也可以知道這是他未竟的道路的方向。可惜太晚了,「院長不認識我」,終成為我一生的遺憾。

沒有院長的日子,路還是要走下去,唯願在路的一端,可以見到院長的微笑,我將知道,這一生走對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