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級的幸福

 
作者:May
日期:
2006-06-17

走在台北街頭,一輛輛汽車呼嘯而過,一陣陣熱氣迎面而來,這時,突然想起院長任交通部長時,令他遺憾的一件事:「沒有將台北市地下鐵定案下來,我就覺得難過」。其實,院長何嘗沒幫我們想到呢?

我是生在50年代,長在60年代的超級幸運兒.為什麼自認為「超級」?因為院長在40年代紮下的根,50年代就遍地開花,60年代更果實磊磊,而我們正是坐享其成的那一代。

記得小時候,每天一清早起床就自個兒背著書包,和姐姐一起手拉手坐車去上學。投個一塊錢,從台北縣到台北市,沒有父母的陪伴,沿路只有滿車嘰嘰喳喳小學生的喧鬧聲,直到下車。放學後,就在田埂間打泥巴仗,天黑了自動解散回家。這是一個沒有飆車、綁票的年代!父母親都無暇照顧每個孩子,因為他們都在努力工作,而我們都在努力讀書。大家心裡都知道「讀書」才是我們生活的重心,這也是一個充滿活力、希望的60年代!

70年代之初,有一天爸爸下班回來,面色凝重告訴我們:中美斷交了!

但在同時,台灣卻也欣欣向榮、蓬勃發展。我不知道當時父母親為什麼急著存美金?只覺得這裡很好啊!這就是永遠幫我們撐住一片天的院長,帶給老百姓的安全感。直到他倒下,台灣天空,從此慢慢被烏雲遮住了。

每當獻花時,看到院長的身影,同時「台灣還能再出現一個孫運璿嗎?」字幕慢慢出現時,我在心中也同樣打了個問號∼可能嗎?

雖然我們不否認,現今社會的確需要再出現一位英雄,但我想,在多數人心中都很清楚,也許永遠再也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