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認識”的孫運璿

 
作者:一位大陸網友
日期:
2006-06-15

  北美初夏的陽光透過紗窗灑在案頭,做完了一天的功課,從爬滿了蝌蚪般英文的文獻中抬起頭來,坐在電腦旁點開孫運璿資政追思網站,孫爺爺像往常一樣慈祥地向我微笑。不知不覺之中,這位老人駕鶴西去已有半年了。幾番躊躇之後,終於喚醒內心深處塵封的記憶,笨拙地搬來有點陌生的方塊字,寫一篇小文獻給天國中的孫爺爺。

 

一.“相識”

  我出生在南方,但祖籍山東,和孫先生這位山東同鄉相“識”,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那年秋天,我背上行囊,告別家鄉到北京求學。初到學校時,走進圖書館,角落有一間“台港澳圖書閱覽室”。閱覽室角落堛漱@排書架上,有一本天下出版社的《孫運璿傳》。當時兩岸已經開放多年,但是孫運璿這個名字對大陸的年輕人來說,實在比不上那些臺灣的影星歌星來的響亮。我從架上取下這本書閱讀,半是好奇,半是無聊地為了打發光陰。可是當我讀完第一章,就被深深地吸引了。整個下午,我的思緒隨著這位同鄉的足跡,自雄奇瑰麗的齊魯大地,到冰封萬里的白山黑水,到莽莽蒼蒼的大巴山脈,直到東海之上的美麗寶島,跌宕起伏,欲罷不能。要不是圖書館的看門阿姨提醒,我還不知道已是關門的時間了。 從《孫運璿傳》開始,我知道了尹仲容、李國鼎,知道了十大建設、科技園區,知道了在那個東海之津的美麗寶島上,有那麼一群可敬的人們為了自己所愛的同胞而篳路藍縷,戮力打拼。闔上《孫運璿傳》,腦子堹d下的是這位老人傳奇的一生,還有封面上他那和藹的微笑。

  時光荏苒,學生生活轉眼即逝。畢業之前,佔據我生活的是TOEFL、GRE單字,是努力掙錢,出國留學。圖書館已經擴建,孫爺爺還是在一個角落埵V後生晚輩們靜靜地微笑著,一如他的為人:平實、樸素、不張揚、不浮華、更不作秀,卻有著一種攝人心魄的力量,讓任何一個經過他面前的人,都要收起輕狂,致上最敬禮。

 

二.相伴

  少年心志不言愁。忐忑不安的期待之後,我終於收到了北美大學的錄取通知書。一切都是那麼順利,順利地讓人走路時骨頭都想飛起來。但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赴美之後的第一個夏天,上天給我開了一連串的玩笑。先是在開車遊玩的途中,出了一場車禍,雖然沒有受重傷,但是精神層面受到巨大的衝擊。第一次車禍過後不到三個月,我在騎自行車上學的途中被一個粗心的韓裔學生開車撞翻在地。接二連三的打擊讓我的身體狀況急劇下降,患上了嚴重的憂鬱症;學業上的表現一落千丈,嚴厲的教授對我極為不滿意,甚至建議我中途退學。

  那個冬天陰沉的下午,我心情極為低落的走進公共圖書館,目光漫無目的地拖過書架上一排排磚頭般的書籍。突然間,孫運璿這個熟悉的名字映入眼簾,一種莫名奇妙的暖流湧入心田。我迫不及待地取下那本精裝本《孫運璿傳》,一口氣讀完。扉頁上的孫爺爺還是那樣慈祥地微笑著,而當年那個懵懵懂懂的少年已經在異國的土地上初嘗生活的苦澀,獨自咀嚼著世態炎涼,人情冷暖。窗外白雪飄零,屋內清茶飄香,我無聲地和孫爺爺像多年未見的老友一樣,推心置腹,暢敘離情,進行一場跨越時空的精神對話。走出圖書館,天已經黑了,踩著滿地的碎瓊亂玉回家;北風刮在臉上,卻絲毫不覺得冷。我知道,有這麼一位大朋友相伴,我是不孤單的。

 

三.相別

  經過頑強的掙扎,我的生活和學業終於從車禍的陰影中走出來,漸入佳境。那年春天,承蒙中研院錯愛,我被邀請前往臺北,在一個學術會議上作為小組主旨發言者宣讀一篇論文。接到邀請函時,我異想天開地想在踏上寶島之後去尋找這位已經神交多年的老人,告訴他我和他“相識”以來的種種。我想告訴孫爺爺,正是他永不放棄的精神支持著一個和他素不相識的小朋友在異國苦讀。當時我還想,就是孫爺爺不能撥冗,遠遠看看他的身影也好。可惜因為我手持的是大陸護照,申請赴台簽證時耗時極長,終究沒有成行。沒有想到這一下就鑄成了永久的遺憾。2006年2月15日,噩耗傳來,這位和我“相識”十多年的大朋友終於抵擋不住病魔的侵襲,撒手西去。那個向我微笑的老人化作了一堆冰冷的骨灰,從此和我天人永隔。

  孫爺爺,您雖然得享九十三歲高壽,但是您可知道,當你離去時,我們是多麼不捨。孫爺爺,我想問您,您既然有無限大愛惠及自己的同胞,又為什麼狠心置我們於無盡的哀思之中呢?孫爺爺,您九泉之下有知,能不能告訴我們,這到底是為什麼?

 

四.相告

  過去的百年之中,中華民族的無數仁人志士在淒風苦雨中奮勇前行,為拯救同胞於水深火熱之際而流血犧牲,為扶植民族於積貧積弱之中而殫精竭慮。這些仁人志士如同璀璨群星一樣,在民族的史冊上交相輝映。運“璿”,無疑是這些群星中的一顆。

  年年春花紅,歲歲秋葉黃;斯人長已矣,功業巍巍存。孫爺爺,您不需要把您的名字勒石刻碑,因為老百姓的心中早已為您立起了一座紀念碑。您屬於齊魯大地,您屬於美麗寶島,您更屬於英雄輩出的中華古國。

  孫爺爺,您英靈不遠,只盼您能夠在天國悠遊之餘,到家鄉看看,嘗嘗地道的山東煎餅,聽聽地道的山東呂劇,看看久違了的「齊魯青未了」,遊遊傳說中的蓬萊仙境。家鄉的日子好多了,虧待不了您的。就算是鄉親們錢掙得少點,咱們這裡地雖薄,但人情厚啊!

  孫爺爺,你英靈不遠,只盼您能保佑全世界的炎黃子孫都能安居樂業,海峽兩岸刀兵不起,海波永平。二十世紀中國人流了太多的血,我們不能再幹自相殘殺的傻事了。一百多年前,臺灣因為滿清政府的腐敗無能被割讓;五十多年前,臺灣因為國共兩黨的內戰而與大陸分離;我想在您靈前許下一個小小的心願,那就是在將來分裂的兩岸將會因為中華民族一洗近代以來的苦難,走向真正的富強民主而重歸一統。過去百年中,臺灣海峽承載了太多的眼淚,我們有一千個一萬個理由不讓它再成為眼淚之海-除非這眼淚是因為骨肉團圓而流下的喜淚。孫爺爺,我想冒昧一問,這眼淚之中是否也會有您的一捧呢?

  孫爺爺,您英靈不遠,只盼您能保佑我中華古國能夠早日重現漢唐盛世,河清海晏,民土升平。您的長才讓美麗寶島得以創造經濟奇跡,您的後人們正在以您當年的幹勁和智慧在更加遼闊的舞臺上進行著更加宏大的建設事業。前路漫漫,坎坷風雨,所在多有。中華民族的復興需要無數個孫運璿,更會產生無數個孫運璿。「運璿之前,無一運璿;運璿之後,無數運璿」。孫爺爺,中華民族重新騰飛之日,定是您含笑九泉之時,您說對嗎?

  午夜夢迴,涕泗滂沱。何以為祭?唯有心香一瓣,清淚兩行。

  謹以此文,獻給天國中的孫爺爺,獻給東海之濱的美麗寶島,更獻給多災多難卻又生生不息的中華民族。